林文清夫妇将收来的橡胶搬运上车。

 

  凌晨3点摸黑进山割胶,早晨6点回来以后替母亲去村里的公益性岗位打扫马路,8点再去收胶、称胶,从抱安村拉到育才收购点售卖,再回来接着采摘槟榔……8月19日,记者在抱安村见到了正忙碌运输橡胶的林文清和妻子王时得,谁能预料得到,林文清这位昔日的酒鬼懒汉如今转变成村里人人称赞的“劳模”。

  ◆酗酒成性: 一天4顿酒,赚10块钱要花掉9块

  8月19日,一场山雨过后,育才山区的空气格外清新,在驻村干部的指引下,记者见到了正在路边守着刚收购的橡胶、等待着丈夫再次回来运送的王时得。“想想以前我都要流泪,好在他现在变了,不仅戒掉了酒瘾,也在想着法子去赚钱。”谈起丈夫林文清的变化,王时得长长舒了一口气。

  2012年不顾家人的反对,在没有任何聘礼的情况下,21岁的王时得从海口秀英区老家远嫁到群山环绕的育才抱安村,不久,王时得生下了大女儿,让本就清贫的日子过得更是如履薄冰。“最艰难的时候,某天醒来突然发现盐没了却没有钱买,女儿奶粉更是别提了。”王时得说,也正是那个时候,林文清染上了酒瘾。

  “以前喝了就睡,睡醒就喝,一天四顿,顿顿喝酒,一事无成,不仅荒废了大好时光,也辛苦了妻子。” 谈起从前,刚运送橡胶回来的林文清满脸羞愧。他说,孩子出生以后,生活压力大,让他喘不过气来,农忙之余,他会借酒消愁,久而久之,酗酒成性,家里的橡胶地和槟榔园也逐渐荒废了。

  无奈之下,王时得撇下了3个月的女儿重返三亚打零工赚钱添补家用,同时还向娘家伸手借钱度日。

  “她出去打工以后,我就想,孩子还这么小,怎么能让一个女的出去打工?”于是,两个月后,王时得又回到了抱安,换林文清出去打工。“可是也没见他带钱回来养家糊口,有了钱他就喜欢请这个请那个喝酒,赚了10块也要花掉9块。”王时得说,每次看到丈夫喝酒脸色发白她就觉得害怕,既然没有赚到钱索性也让林文清回到了抱安。

  ◆千方百计:

  妻子规劝丈夫弃酒“从良”

  “后来,我要去娘家再借钱,他也不让我借了,觉得丢他的面子,我就和他说,那你去赚钱我就不用去借了。”王时得说,为了规劝丈夫戒掉酒瘾,自己开始千方百计地给丈夫做思想工作,规劝他弃酒“从良”。

  此后,每次只要林文清喝多了,王时得就拍下视频第二天拿给他看,“不是吧?”看到视频的林文清都不敢相信自己醉酒的模样如此狼狈不堪。同时,王时得也会经常用身边有人喝酒丢掉性命、喝到妻离子散的例子说给他听,让他意识到喝酒误事的害处。

  久而久之,在妻子的劝说下,林文清慢慢有了转变。“2017年,突然有一天他和我说‘还是不要喝酒了,赚点钱不容易,孩子也还要上学,我们好好干活吧’。”王时得说,那时林文清开始卖力干活。此后的两年,王时得和林文清相互支持,管理着家里的槟榔和橡胶,但由于缺乏管理经验,槟榔和橡胶一直没有收获。

  ◆屡败屡战:

  买皮卡车搞运输走上致富路

  2014年,在小儿子出生后,林文清一家就被列入了贫困户行列,尽管当年就脱贫了,但转变后的林文清知耻后勇,向丈母娘家借来本钱,开始种植茄子和豆角。不幸的是,生活一直在和他们开玩笑,由于价格等因素,他们种植的茄子和豆角连续两年都血本无归。

  “但那时候我们没有放弃,始终相信会有收获的那一天。”王时得说,经过再三反思,第三年在种植前,在驻村干部的帮扶下,他们认真学习施肥、打农药等技术,村里的技术培训,林文清更是场场不落下,还会和村里的种植大户取经。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开始赚钱了。“除去本钱足足赚了两万元。”如今王时得回想起第一次收获,心头仍像抹了蜜一样甜。

  种植开始有了收获,这对年轻的夫妻也有了信心。在王时得的鼓励下,2018年林文清取得驾驶证。今年5月,王时得向姐姐借了5万元,再加上平时攒下的几万元,买回了一辆皮卡车跑运输。“2.8元从村民那收购,再拉到几十公里外的崖城或者育才收购点以2.9元卖掉,这样来回一趟也能赚点小钱补贴家用。”

  “如果我以前不喝酒积极打工的话,都不知道省下多少钱了,或许两辆皮卡车都有了。”林文清对自己过往的酗酒经历后悔不已。

  “转变后的林文清让人刮目相看,有很多次村民告诉我,好多回天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他们夫妻俩还在地里干活。”驻村干部黎智辉说,真正让他有感触的是,有天晚上林文清发烧,忽冷忽热,王时得急得半夜给他打电话求助,结果第二天林文清怕耽误胶农割胶,还是带病跑运输,把从胶农处收购的橡胶拉去13公里外卖掉,这让他异常感动。“现在他看到村里的年轻人酗酒,也会教育别人了。”黎智辉笑着说。

  在采访中,王时得告诉记者,现在家里的事情林文清都会和她商量,很多事情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前两天他还说,趁着现在小孩放暑假,去海口接上岳父岳母一起到三亚玩玩。” 王时得说,日子如今是越过越好,她也有个愿望:“希望等我赚够了本金,也能开个小饭馆,自己当老板。”

  对于未来,王时得无限憧憬……

  (三亚日报 记者 李少云 洪光越)

[责任编辑:赖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