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不防水,驭风有术,最高时速可达418公里——

  白腹军舰鸟

  白斑军舰鸟

  华丽军舰鸟

  在鸟类的国度,有一种以军舰为名的海鸟,它们有着长而尖的翅膀,极善飞翔,能在高空翻转盘旋,也能飞速地直线俯冲,在空中袭击掠夺其它海鸟捕获的食物。由于这种海鸟的掠夺习性,早期的博物学家就给它起名为frigatebird(frigate指中世纪时海盗们使用的一种架有大炮的帆船,在现代英语中,frigate是护卫舰的意思)。后来,人们干脆简称它们为man-of-war,意思是军舰。军舰鸟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

  军舰鸟对于三亚的爱鸟人士来说,因极其罕见,是可遇不可求的“天赐之鸟”,似乎只有常年出海的渔民和舰艇官兵才能有幸亲见其英姿。

  短距离冲刺,没有鸟能快得过军舰鸟!

  军舰鸟因“掠夺”的名声而闻名于世,但它们最厉害的能耐还是高超的飞行技能。世界上飞得最快的鸟,普遍认为是雨燕,但严谨的科学家们表示,飞得快分两种情况:长途飞行很快和短距离冲刺速度很快。长途飞行速度最快的鸟是雨燕,最高时速352公里;而要论短距离冲刺,军舰鸟在俯冲抓取猎物时,速度可达418公里每小时,绝对是世界上飞得最快的鸟。

  418公里时速是什么概念?如果跟跑车比速度的话,布加迪威龙都要吃尽军舰鸟的“尾烟”,只有布加迪super sport和SCUltimateAero(西尔贝)这种极限超跑才能甩军舰鸟几个身位。

  生活在热带海域的军舰鸟都是典型的具有叉状尾和角型翅膀的大型黑羽鸟,体长且轻盈。一只身长1米,翼展2米的军舰鸟张开翅膀能从头到尾盖住你整个人,重量却只有1.5千克。它们的“翅载”,即体重与翅膀面积的比率,是所有鸟类中最低。这一切,让它们拥有了非凡的飞行技能,在12级的狂风中也会临危不惧,妥妥地在风中安全飞行、安全降落。

  自带“双核”,边飞边睡, 一飞几十天不落地!

  “这世上有一种鸟,它只能一直飞,累了就睡在风里。”写下这句心灵鸡汤的人,一定认识军舰鸟。军舰鸟拥有超强的续航能力,它们是已知唯一的一种会特意进入云层的鸟类。它们会借用对流以及信风,为自己的长距离飞行增添动力。赤道附近的强对流区常常会形成积云,积云下方的上升气流可以为军舰鸟省去大量振翅产生的能量消耗。它们借助热气流向上盘旋爬升,到高空后几乎不需要拍翅膀,只需不费力地飘着。

  军舰鸟外出觅食,常常一飞就是数十天,可谓是真正的“生活在云端”。研究者们曾监测到一只小军舰鸟的独立之旅。离开出生地欧罗巴岛后,它飞越印度洋抵达苏门答腊岛,随后折返抵达查戈斯群岛,最终在科斯莫莱多环礁失去联系。在长达185天的记录时间里,它只休息了3.7天,总飞行距离超过5万公里。

  军舰鸟不着陆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显示它们高超的飞行技能,而是一种“没有选择的选择”。虽然是海鸟,但是军舰鸟的羽毛并不防水。结果就是,它不能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去捕鱼,更可怜的是,它们的腿又短又小又弱,也没有很明显的蹼,无法承受身体从水面起飞。所以,一旦军舰鸟不幸落到水面,羽毛打湿,便很难再回到空中。因此,在整个觅食过程中,军舰鸟日夜兼程,所有事情都是在空中完成。据科学家研究,军舰鸟掌握了像海豚一样的技巧,可以让一侧大脑半球进入睡眠状态,同时让另一侧保持相对清醒。鸟类中除了军舰鸟,只有雨燕能做到这一点。

  军舰鸟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四千米!

  军舰鸟如此惊人的耐久力到底是怎么实现的?科学家们揭示了军舰鸟的飞行秘诀——“驭风有术”,它们会巧妙地利用周围气流节省体力,条件合适时甚至能快速爬升数千米而不用挥动翅膀。赤道无风带周围的强对流区域容易形成积云,而积云下方的上升气流便成为了军舰鸟的动力来源。它们在上升气流和侧向季风的双重作用下一边盘旋一边爬升高度,达到积云底端后转而滑翔下降,运气好的话刚好能赶上下一波上升气流再度起飞,整个运动轨迹犹如过山车。有时候它们甚至可以“一路”爬升到2500米,而大军舰鸟被记录到可以攀升至4120米高空,这可是海鸟的飞行高度最高记录。

  通过进一步分析繁殖季成年军舰鸟的觅食行为,研究者发现,军舰鸟对大气活动的驾驭还不仅是“搭顺风车”那么简单。借助风力,它们能用超低的能量消耗完成长距离的空中移动。在为期2到15天的觅食活动过程中,军舰鸟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空中滑翔,由于无需挥动翅膀,滑翔消耗的能量很少,新陈代谢率也非常低。而真正耗费体力的捕食活动只会间歇性出现,仅占据全部出海时间的10%左右。

  海军官兵的亲密小伙伴

  全球一共有五种军舰鸟,分别是丽色军舰鸟、大军舰鸟、小军舰鸟、白斑军舰鸟、白腹军舰鸟,分布在各大热带与亚热带海域,全部都归在鹈形目军舰鸟科军舰鸟属,和鲣鸟科关系很近。其中白腹军舰鸟是军舰鸟中最珍贵的种类,繁殖于印度洋的圣诞岛,在热带东印度洋游荡,有时可进入中国南海,是我国一级重点保护动物。有数据显示,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白腹军舰鸟已不足1600对。

  军舰鸟在三亚陆地极少见,但对常年需要出海的驻地海军官兵们来说,却是最熟悉不过的亲密小伙伴。

  本报摄影记者袁永东进入报社工作之前,曾在三亚海军部队当兵16年。“印象中,军舰鸟在西沙东岛很常见,对守礁卫士来说,见到它们的机会比见到人还多。”袁永东说,温暖的海风、湛蓝的海面,当看到空中漂浮着像风筝一样的黑色物体时,官兵们就知道,军舰鸟来了。“一两只的军舰鸟像风筝,但当一群军舰鸟黑压压地飘在你头顶的时候,你便不会再当它们是风筝了,那种压迫感,就像一群伺机偷袭的战斗机。”

  军舰鸟喜欢群居。栖息时,大群的军舰鸟挤在一起,显得十分拥挤。有趣的是,其他海鸟,如鲣鸟、海鸥等也常聚集在军舰鸟周围栖息。这些白天受到军舰鸟欺负、掠夺的海鸟,到了夜晚却和军舰鸟同宿。果然这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自然界的事情看似不可思议,却蕴含着物种生存的大智慧。

  (三亚日报 记者 袁 燕

 

[责任编辑:苏文文]